手机佳

爱同人 爱阴阳师

说点儿爷爷的故事吧:我的爷爷,1924年9月3日出生,马上就要93岁啦。做了一辈子的老师,是那种最最典型的“理工男”。当年太爷爷老家太穷,北上到了大同,开始在铁路上工作;爷爷兄弟四人,还有一个妹妹,他是老大。这个老大学习不差:先是去了北京读书(类似于现在的中专),后又回到大同读中专。在当年,这可是实打实的“知识分子”。后来山西沦陷为日本人的地盘,爷爷所在的学校老师也换成了日本人为主。不过爷爷说,教他的老师是个很善良很喜欢学生的日本老师,中文很流利,对学生都很认真,很好,是那种老师对学生真心实意的好,有时候学生有什么小错误还主动帮忙遮掩,怕学生被罚,所以他们班的师生关系很融洽。大同的冬天很冷,别人就告诉老师:你要挖个菜窖,冬天多存点白菜才好过冬啊。可是老师完全不知道菜窖怎么挖,白菜怎么存,没办法于是找学生们帮忙。于是,爷爷和七八个学生一起,在一个周末的上午(还是下午?不记得了……),跑去老师家帮忙挖菜窖。都是十几岁的小伙子,干活儿当然快啦,三下五除二菜窖就挖好了~老师很高兴的留下学生们吃饭,结果发现:饭·做·少·了!老师因为是一个人住,平时做一顿饭能吃好几天;这次学生来的多,特意多做了点,结果谁知道小伙子吃的多啊!一碗饭不够啊!大家把第一碗吃完想去盛第二碗的时候,发现,没有了……最后老师面红耳赤的把没吃饱的学生们送出了门……

评论